在湖北的74天,我收到了1200公里外,来自王府的爱与关怀

在湖北的74天,我收到了1200公里外,来自王府的爱与关怀

2020年的春节,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,改变了无数人的生活轨迹。来自北京王府学校图书馆的程曲老师,用文字记录了春节期间回到家乡湖北,亲历战“疫”时的所见所闻。

1月21日至4月4日,回首在湖北度过的74天,我思绪万千、感慨良多。这比过去七年加起来,我们一家八口团聚的日子还要多。

1月21日晚9点,我从北京回到湖北荆门。第二天一早,我便带着孩子去探望家乡的亲朋好友,并送上了我们从北京带回的小礼物。或许是受到疫情原因的影响,团聚时大家都显得心事重重、闷闷不乐。

1月24日,荆门封城。因为我们返鄂时乘坐的火车曾经停汉口,村里居委会的工作人员向我们询问详情并登记了信息,我才明白,原来大家都在担心,担心从外地回来的人,尤其是从武汉回来的。

▲平日里熟悉的乡亲,化身为守护我们的“战士”

偏偏在这个特殊时期,孩子因为感冒回家后一直咳嗽,而我也因为过敏性鼻炎,每天早晚喷嚏不断,当时的我常常忐忑不安,非常担心自己和家人的健康状况。

而此时,远在千里之外的王府学校的领导和同事们,为我送来了温暖的关心与问候,还要给我邮寄口罩和生活用品,这让我非常的感动。

因为家乡口罩断货,村里的乡亲们也没有提前储备口罩。邻居伯伯因为没戴口罩,想躲过村口设立的登记处去买菜,被路上巡查的工作人员发现后进行了批评教育,我们村也因此被点名批评。

宅在家里的日子,每天睁开眼的第一件事,就是关注疫情数据的变化,思绪也随着数字的改变而起伏不定。正当焦虑之际,家中3岁的小侄女却突然发烧了。

孩子发烧的第一天,我们马上联络在医院工作的亲属进行咨询,并按照医生的建议,先在家吃退烧药、进行物理降温,随时观察孩子的精神状况,判断是否要去医院就诊。

可第二天的状况并不乐观,侄女依旧高烧39.5度,弟弟弟妹立即送她去医院就诊。检查的结果是小儿肺炎引起的发热,医生建议住院治疗。考虑到此时正是防疫关键期,孩子在医院家人不便照顾,还存在一定风险,于是选择回家保守治疗。

回家后,侄女一家三口主动去二楼隔离。弟弟和弟妹整夜照顾孩子,吃不好睡不好,因为孩子年龄太小,就连喂药都变得困难重重。孩子逃避吃药,跑到楼下,哄也哄不好,我们4个大人摁住小侄女直接灌药,灌了吐、吐了灌。宁静的夜晚伴着孩子的哭闹声,我们每个人的心都被揪着无法入眠。

经过3天细心地呵护和治疗,小侄女终于退烧了,家里又有了孩子嬉笑打闹的声音。自从小侄女病好之后,我们一家人心中的阴霾也逐渐散开,这次经历也让我感慨,家人的平安健康才是福。随着疫情形式逐渐好转,天气也渐渐暖和起来,终于可以打开屋门活动活动筋骨、抖擞抖擞精神了。

村子里的人也变得热情起来,谁家做了好吃的也会端来分享,在得知我们从外地回来,孩子没有单鞋穿时,邻居还主动送来了他家孩子的运动鞋,运动服和春装。

热情的大伯大婶还会让我们去他们家的田地里挖菜,村里的年轻人也主动去县红十字会捐蔬菜,还有志愿者给我们送来了公益菜。

有一天,一位路过我家门前的大叔笑着对我说:“曲曲,你被隔离在老家,给家里交了生活费没有啊?”大叔的一句玩笑话,却让我心里不是滋味。

自我回老家后,家后院里的青菜、屋顶下挂着的一排排腊肉,陆续被我们吃光。爸爸按照防疫要求,每三天去一次菜市场,每次都会买许多食物和生活用品回来。饭桌上,从年前的二十盘菜逐渐减少到六七盘。这时,我想起弟弟自嘲的那句话:“今年过年一个月亏15万,店里员工的工资是没办法发了……”

说实话,我也对隔离在家不能上班的收入问题,而感到焦虑不安,也尝试通过不同的方法转移这些负面情绪。

我时常会走进田园,看树、看菜、看花。细闻凌寒开放的黄色腊梅花;见证枯木枝条在不经意间慢慢发芽,慢慢长出花骨朵,再慢慢绽放出美丽的花;欣赏一茬又一茬的油菜,被掐断后长出新芽,还开出了金黄的油菜花,再慢慢变成绿绿的油菜籽,并榨出清香的菜籽油。

看着忙碌中乡亲们的笑脸,和他们用乡音交谈,和村里的孩子们嬉戏玩耍,一起揉面做面食,一遍跳绳、爬树、过家家……

正如白岩松在《痛并快乐着》这本书中写的:“生命原本脆弱,我们只有坚强的活着并寻找快乐!”

而当我看到工资到账通知的时候,之前的焦虑和不安都消失了。因为这份特殊时期的工资,让我的家庭生活有了保障,我要感谢王府学校,让身处湖北隔离的我,有了满满的安全感。

疫情结束以后,我最想做的事就是回王府学校上班。在学校领导和老师,以及许多认识或不认识的好心人的帮助下,我终于可以在4月4日回北京了,离回王府学校上班的日子又近了很多。

4月4日上午10点,在潜江火车站,工作人员组织候车大厅的人们默哀,我情不自禁潸然泪下。“对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深切哀悼,他们把我们交给了春天,自己却永远留在了冬天。哪有什么岁月静好,只是有人在替我们负重前行!”我的心中不断回想着这些话。

4月4日晚上6点,我顺利到达北京西站。志愿者们热情的迎接我们,我们几百人一起坐上了回昌平的大巴车,车上有志愿者为我们服务。

晚上,大巴车途经王府学校时,我感到特别亲切和激动不已,而同事们也在网上热烈欢迎我回来。晚上,社区书记和志愿者们也来慰问、迎接我们回家。在家人的陪伴和社区工作者的照顾、以及王府同事们的关心下,14天的隔离期很快就过去了。

4月20日早上6点,我按照学校通知前往昌平广播电视台附近进行免费的核酸检测,王府学校帮忙联络组织检测的老师以先到达那里。核酸检测结束后,得知要等结果出来后再返回学校,老师们就先把送我回家。

4月23日早上7点,阳光灿烂,蓝天白云下,绿树成荫。我听着欢快的音乐去上班,回到王府学校上班后,迎接我的是亲切的同事们。来到安全、有序、干净、整洁的校园,恰似走进了一幅清新的美妙画卷中,感觉无比幸福。

人生无常,日子如常。在王府学校,开心工作,快乐生活,静待学生陆续返校。2020年希望大家健康,学校辉煌,国家繁荣,国泰民安。